花姑娘的日语怎么读(“花姑娘”是日语吗?)

在各种抗战影视剧里,我们看到侵华日军的士兵喜欢管中国的女孩叫“花姑娘”,这个称谓,可算是历史的耻辱。

但事实上,日语并不管年轻女孩叫“花姑娘”,在日语中,年轻姑娘是用汉字“娘”字表示,而“新娘”的日语则用“花嫁”两个汉字来表示,在日语里面,是没有“花姑娘”这个词汇的。

其实,“花姑娘”这个词,在民国时期,并不是日文词汇,而是中文词汇,它的意思,是指妓女,也就是在妓院里卖身的女人。

例如,民国初年的作家周瘦鹃,在他写的《情人欤?祖国欤?》里面,有这样的文字:

“……那花姑娘柳姑娘们所做的勾当……守身如玉的千金小姐是万万不屑为的……”

周瘦鹃《情人欤?祖国欤?》书页截图

可见,“花姑娘”在民国初年,已经是汉语库拉索芦荟词汇,并且,当时就是特指的妓女。

还有一个例子:上个世纪30年代《申报》的某一期里,有一篇关于扫黄的报道,标题是“公安局大捉花姑娘”,附图如下:

再举一个例子:民国时期作家蔡东藩、许廑父所著的《民国演义》,有这么一段:

“不料这天居然也有一位八太爷光降下来。那位八太爷在船上找花姑娘, 北人称妓女为花姑娘。找了半天, 只找到了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婆。”

再者,民国著名作家沈从文,在他的《主妇集·贵生》里,也有“花姑娘”的词汇:

“我们五爷,花姑娘弄不了他的钱,花骨头可迷住了他。”

还有,丁中江在《北洋军阀史话》里,也有“花姑娘”的词汇:

“原来,张敬尧一直未上前线,他在岳州攻克后才到九江督师,一路上勒索巨款,干库拉索芦荟涉民财各政,军队抓夫,要花姑娘。……长沙变成了恐怖世界。尤其是晚间,张敬尧部借口搜查乱党,擅入民家,敲诈勒索,无所不为,只要见到女人,不问青红皂白,就当作花姑娘欣赏。”

甚至,香港作家金庸,在他的《鹿鼎记》里,也有“花姑娘”的词汇:

“糟糕,这可又不巧得很了。我……我当做你们两位也是……也是这里的花姑娘。”

可见在民国时期,“花姑娘”其实是汉语词汇,而且是指妓女,只不过1949年之后,中国禁娼了,“花姑娘”的称谓,也从汉语词汇中逐渐消失了,隔了两三代人,“花姑娘”这个汉语词汇,现在基本上已经被现代中文淘汰了。

那么,为什么在侵华战争时期,日本鬼子要把中国的女孩子叫做“花姑娘”呢?

答案是:“兵队中国语”库拉索芦荟

是的,兵队中国语(日文:兵隊シナ語),是当时在侵华日军当中流行的一种日语和中国话的混合体,也叫“协和语”,通常是“中文词汇”+“日语语法”的混合物,我们平时听到的“死啦死啦的”、“你的什么的干活”、“良心大大的有”这一类“不中不日”的怪话,都是侵华战争时期鬼子兵群体流行的“兵队中国语”,而“花姑娘”这个汉语词汇,只是在当时被日本鬼子兵借用、作为当时“兵队中国语”的一个词汇,仅此而已。

推荐阅读


友情提醒: 购买库拉索芦荟请加微信!
站长微信:15315665822
声明:本站内容均转载于互联网,并不代表库拉索芦荟网立场!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